黑龙江快乐十分app
首頁 >財經 >

王小川要脫單了,為何我還有三重憂慮?

時間:2017-08-01 10:00:00     來源: 全景網

搜狗要IPO了,王小川可以找女朋友了。

多年前,搜狗老大王小川曾有過一個女朋友,后來分了。那年他的父親去世,他在搜狐雖然擔任高管,但因關鍵產品戰略方向問題,工作也充滿不確定性。

后來他說,什么時候搜狗上市,就再找一個女朋友。現在他有望脫單了。今天,搜狗Q2財報與王小川內部信都現實,搜狗正計劃掛牌美國。

老實說,王小川給我的印象一直很好。感覺這人既有騰訊、網易的產品觀,又有百度的技術觀。同時,他的穩健與平和,也給搜狗灌注了一種不同的氣質。

今天看到IPO信息時,頗為他與搜狗高興。這類公司豐富了中國互聯網業的維度,更有望進一步扭轉殘留在美國投資人頭腦中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印象。

過去幾年,盡管有京東、阿里以及一波小型互聯網企業相繼掛牌美國,但中概股私有化浪潮仍重擊了本地企業形象。那些理由幾乎千篇一律:股價不能反映公司投資價值云云。本地資本市場的創富效應誘惑了許多人。2016年,本地掛牌頻遭擱淺之后,許多公司又開始密集尋思美國資本市場。搜狗應該也是在趕這一波熱度吧。你看美國資本市場科技板塊確實夠熱的。

不過,在沒有看到搜狗的招股書前,我對它也有三重擔心。

一、搜狗是一家產品比較出色的企業,有多款出色的產品,技術立身導向也很明顯。但截至目前,它還稱不上一家平臺型企業,多年來,它給予外界太多分散的感受。

搜狗誕生于新聞屬性濃厚的搜狐門戶,最初關鍵產品是輸入法,很快便成為PC時代與移動端的王者。之后涉入搜索。2008年前后,在產品節奏上,王小川與張朝陽發生矛盾。他堅定地認為,沒有瀏覽器,搜索引擎會很艱難,需要上馬瀏覽器。張不認同。王小川便暗中搗鼓,直到搜索業務紊亂不堪才推出,反成搜狗發展史上的關鍵橋梁。從輸入法到瀏覽器到搜索,王小川稱之為搜狗產品三級火箭。

之后,依托搜索,搜狗推出許多細分產品,除了微信搜索幾乎壟斷外,垂直內容類的明醫,以及基于語言智能服務的問問與翻譯等,都頗有口碑。

而且,整個搜狗移動轉型也算得上成功。

但截至目前,搜狗的成長速度,更多建立在搜索引擎相比對手的基數較小基礎上。在整個產品版圖里,搜索引擎雖是核心,還很難給予搜狗一個充分的講述平臺企業故事的素材。

這頗像當初陳天橋對盛大集團表達的一絲遺憾。他說盛大有很多不錯的平臺產品,但公司不是一家平臺型企業。這類企業的運營缺乏許多集約性,技術研發、產品與公司的組織管理之間往往會出現矛盾。

而且,老實說,搜狗許多產品的探索,比如垂直類內容服務、問問、翻譯之類的,競品早有布局。單純的概念上,并沒有更多新鮮感。

二、AI的概念與故事同樣還不夠充分。

這部分,我曾多次褒揚搜狗。在AI的路徑上,王小川為搜狗選擇了最難但具震撼的一條。那就是依托語言來拓展自己的AI邊界。過去兩年,業界不斷講AI幾個要素,語音識別與語音合成、圖像識別、算法、計算,近來馬云們講大數據,當然我認為更有網絡連接等。

要說觸動我更大的AI要素,還是王小川說的自然語言。這不僅僅因為我是研究語言學的,有絲感情在。而是AI的發展會在語音方面帶來一場牛逼的技術革命,它一定是諾貝爾級的。

搜狗這幾年取得的翻譯技術成功,就與這個有關。翻譯也是它的核心產品與應用場景。

但截至目前,在人工智能、IOT等領域,王小川設定的“自然交互+知識計算”技術路線圖還缺乏更震撼的技術支撐。

應該說,這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搜狗這家公司未來的高度。目前來說,雖然有了有限的產品,但AI還缺乏整個平臺體系的支撐。搜狗這個維度的故事,情節還特別單薄,而且充滿一些不確定性。

至少目前,在人工智能領域,它還沒有展現出百度那種強烈的意愿,并在整個公司層面確立為愿景目標。

當然,現在看不到招股書,我還是相信它會有清晰的描述。我也信服王小川這個人的能量。但這不是因為欣賞就一定能實現技術的突破,并拓展出商業化版圖。

這個領域前沿技術的壓力確實較大。老實說,真不太清楚搜狗真實的研發力量。王小川還是需要出來講述更多,哪怕整體包裝。如果這層講不好,我覺得IPO的成效會大打折扣。

三、王小川的內部信渲染了成長性與信心,但也強調,能否IPO,要看市場條件來定。

這表達里其實有一些模糊空間。一重條件當然是內部。財報里確實展現了它的成長性,雖然當季還是虧損局面;另一重當然是外部。

看上去,美國資本市場這段充滿榮耀。科技板塊整體漲幅已經相當高。美國FANG如此,中國BAT與京東們更是如此。阿里一個月前市值突破3000億美元,炒作了一把;前天突破4000億美元后又炒了一把。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好。

外部持續發出警告。標普道瓊斯指數分析師Howard Silverblatt)稱,標普500指數中,科技板塊整體權重已達23%,創下了2000年互聯網泡沫以來的最高水平。當年的泡沫頂峰時,權重達34%。許多科技股的市盈率都已經非常高。

一年多來,外界一直有泡沫破滅的言論。我不信這判斷。因為如今的互聯網雖然炒作兇猛,但已經完全不同于17年前。局部概念的泡沫可能會破滅一些,但整體不可能出現上一輪的動蕩。全球互聯網業已經與實體經濟的血脈融為一體。

但我們相信,市場調整一定會來臨,科技板塊也會回調。人工智能的概念熱潮也會走向理性。老實說,這段時間炒瘋了。扎克伯格與馬斯克的爭論,其實反映的并不只是AI倫理問題,它也包括AI的現實困境。它不是一個固定藍圖,而是長期的過程。在我們看來,至少在全球5G大規模普及商用、區域國家或地區開放許多關鍵垂直領域的數據之前,AI不可能有什么出色發揮,落地過程一定會充滿艱難。

也就是說,搜狗這時候公布IPO計劃,應該有它的窗口期選擇用意。它大概想盡快抓住眼前這一波熱潮。這里面一定有它的焦慮部分。而它的傳統業務版圖,概念并不新,此刻的AI可以烘托一下。

今年上半年,美股IPO案例多達77起,同比增長83%。Q2最活躍,占據52起。而復興資本IPO指數上半年上漲了20.8%,明顯跑贏標普500指數8.1%的漲幅。

但老實說,這一處,我仍要表達一些憂慮。畢竟市場已達一個歷史高點。我從來都不相信世上有什么一勞永逸的市場行情,它始終充滿不確定性。

搜狗擇機掛牌的表態里,應該也有謹慎在。就算行情暫時無虞,一旦IPO,看目前的財報,短期的數字壓力也很難真正環節,它很可能會影響長期的戰略布局。AI絕非一場百米競賽,而是一場馬拉松。它考驗著王小川等人的運營。

另外,要看到他與管理層的持股只有5.8%。現在董事會對他充滿信任,但IPO后的壓力面可不同以往。截至目前,搜狗仍還是虧損局面。

當然,這么說,不是否認搜狗的成長性。Q2財報里的數據確實比較有利。營收14.5億人民幣,同比增26%;搜狗整體搜索流量同比增長24%,移動端流量增長50%以上,占比近80%。移動搜索收入對整體搜索收入貢獻比由去年Q2的49%提升至76%。手機輸入法中的語音輸入日頻次已達2.6億次,同比增長80%以上。

只是,還是要說,相信一個人與一個公司的價值,不等于相信它的故事能力、股東的定力,當然還有股價。(來源:全景網)

黑龙江快乐十分app